慎思明辨  法济天下

详情

不忘那轮朝阳——追记我院校友湖北省检察院第八检察部主任王朝阳

文章来源: 浏览次数: 发布日期:2021-03-24 18:44:50

 

《人民日报》近日报道了我院杰出院友王朝阳同志的感人事迹。王朝阳同志系我院93届校友,202112日因病逝世,生前为湖北省人民检察院第八检察部主任、三级高级检察官。王朝阳同志心系母院,去世之前几日,刚带领第八检察部同事回到法学院做过交流,并计划进一步深化交流、加强合作。只可惜,天妒英才。

据报道,在王朝阳同志带领下,湖北检察机关全力推进长江流域生态保护、服务乡村振兴、英烈保护等公益诉讼专项行动,办理的10多个案件被评为最高法、最高检指导性、典型案例,办案质效长期位居全国前列,有效保护了国家和社会公共利益,赢得各级党委政府、社会各界和人民群众广泛赞誉。人民日报客户端湖北频道近日全方位报道了王朝阳同志的先进事迹。

 

两个多月过去了,湖北省检察院干警曹辉至今仍不愿相信这个噩耗。

 

12日,元旦“小长假”的第二天,上午10点左右,他接到了该院第八检察部主任、三级高级检察官王朝阳的电话,商量该院自主研发的“公益诉讼辅助办案系统”修改完善问题,并约好一上班就去省生态环境厅沟通环保执法数据分享。

 

自从参与研发这个软件以来,近两年的时间里,下班后和节假日接到王朝阳的电话对曹辉而言已是家常便饭,但从此以后,这个电话却再也不会响起——当天下午,因心脏病突发,王朝阳永远离开了他钟爱的公益诉讼检察事业,生命的刻度,定格在50岁的年轮上。

 

消息传来,草木含悲,山河呜咽。

打造公益诉讼湖北品牌,他是“智多星”;指导基层办案,他是“及时雨”;保护公共利益,他是“拼命三郎”。从20184月从事检察公益诉讼以来,王朝阳带领同事们打造了公益诉讼检察湖北品牌,办案质效长期位居全国前列,赢得各级党委政府、社会各界和人民群众广泛赞誉。最高检第八检察厅二级高级检察官邱景辉动情地说:“湖北检察公益诉讼品牌里,闪耀着朝阳的光芒!”

 

打造公益诉讼湖北品牌 

他是“智多星”

“一路走来,我感到中国开展长江大保护非常及时,力度很大,效果很好……这让我想起了我们欧洲莱茵河等河流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我想,只要继续坚持下去,肯定能够治理得很好!”

20201122日至24日,欧洲环保协会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龙迪等人到湖北宜昌开展中外生态保护比较研究。站在长江三峡的一艘客轮上,仔细察看了在检察建议推动下西陵峡口悦江山庄悬崖酒店整改拆违情况后,在北京生活了近20年的“中国通”龙迪兴致勃勃地对正在一旁详细介绍“长江流域生态保护公益诉讼专项行动”的王朝阳说道。

 

这个专项行动,源自王朝阳向湖北省检察院党组建议并在全省实施的“金点子”。

 

2018年,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王朝阳敏锐地意识到,保护长江流域生态,检察机关大有可为。在他的建议下,湖北检察机关开展了为期一年半的专项行动,督促治理污染水域8.78万亩,清理河道244.3公里,恢复林地3384.3亩,确保一江清水浩荡东流。

 

王朝阳的“金点子”还有很多,比如,围绕乡村振兴战略,在全国省级检察院率先开展服务保障乡村振兴战略公益诉讼专项监督行动;在最高检“保护千家万户舌尖上的安全”公益诉讼专项监督活动的大框架下,结合湖北科教大省实际,开展“中小学校园、幼儿园及周边食品安全公益诉讼专项行动”;组织开展保护英烈公益诉讼专项行动,走访烈士陵园、纪念堂馆、烈士墓地等269个,询问相关当事人343人次,围绕英烈设施保护发出检察建议126份;推动全国第一份明确授权检察机关拓展公益诉讼监督范围的地方性立法文件——《湖北省人大常委会精品伊甸乐园2023人口直达加强检察公益诉讼工作的决定》的出台,立办“等”外案件1399件……

 

 

在他的带领下,湖北的行政公益诉讼起诉数连续两年分别居全国第2、第110件案件入选最高法、最高检指导性案例或典型案例。

 

“我和他常年保持热线联系,他是全国检察公益诉讼条线公认的‘智多星’。”邱景辉对王朝阳赞不绝口,他告诉记者,最高检拟在全国推广使用湖北研发的“公益诉讼辅助办案系统”。

 

“就连开展公益诉讼‘回头看’这项最高检部署的‘规定动作’,他也能琢磨出‘湖北特色’。”湖北省检察院第八检察部副主任高丹说,王朝阳在湖北创造性开展了检察建议、起诉案件和判决案件三个“回头看”,力度比“规定动作”更大。“比如,有些已经起诉的案件因种种原因尚未开庭,我们通过开展‘回头看’,和法院、行政机关深入沟通,确保案件诉得出、判得了。”

 

源源不断的“金点子”源于他过硬的业务素养。

 

武汉市检察院第七检察部四级高级检察官赵春蕾向记者说起一件往事。20195月,赵春蕾同王朝阳一起在郑州参加中美流域治理与公益诉讼研讨会。会议议程事先已安排好,基本都在按部就班进行。不曾想,到了下午,在一个议题中间,突然出现了一个大家都没预料到的理论前沿问题,与会的中美专家学者40多人一度陷入了僵局。

 

“我也在迅速思考,却一时也想不出该如何回答。”赵春蕾说,为了“救场”,主持人直接点了王朝阳的名字,请他作答。

 

“只见他一下站了起来,略加思索后就侃侃而谈,且言之有物,逻辑清晰,获得了与会专家学者的热烈掌声。”

 

“智多星”的外号也源于他善学习、爱琢磨。

 

在王朝阳的办公室,记者看到,还未来得及整理收拾的办公桌上,堆满了被他翻烂的一本本行政法律法规文件汇编、最高检有关会议文件,有的还用几种颜色的笔做上了密密麻麻的记号。

 

“和行政机关沟通时,他经常挂在嘴边的几句话是:‘这样做就可以预防行政违法’‘这样做就可以防止今后被追责’……听到这样的话,行政机关会真心觉得检察院是站在他们的立场上去推动问题的解决。”该院第八检察部四级高级检察官刘洋说,“王主任把双赢多赢共赢的检察新理念琢磨透了,也用活了,知道怎样去和行政机关沟通才能达到最佳办案效果。”

 

指导基层办案

他是“及时雨”

每年跑遍湖北15个市、州、分院,这是王朝阳生前给自己定下的目标。

 

“尽管很忙,但他确实做到了。”刘洋说,“他经常教育我们,办案一定要遵循亲历性原则,到现场去听去看,千万不能满足于关起门来看案卷、坐在会议室听汇报。”

 

“不单是市级院,我们黄石所有基层院分管公益诉讼的副检察长和普通干警,王朝阳都非常熟悉。”黄石市检察院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秦国文说道。

 

和基层干警打成一片,不遗余力给基层干警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是王朝阳的一贯风格。

 

19937月,王朝阳从华中师范大学法学专业毕业后,在湖北省检察院检察学校当了8年精品伊甸乐园2023人口直达,在反贪局干了15年侦查,2016年后先后调到民事处、行政处、第八检察部,无论在哪个岗位,他总是指导基层工作和办案的“及时雨”。

 

已转隶到湖北省纪委监委的前同事刘又平回忆,还在反贪局工作时,有一年冬天,天降大雪,晚上八九点左右,王朝阳接到荆州市检察院同事的求助电话,恳请他到现场指导审讯。挂完电话后,他二话没说,冰天雪地里连夜驱车赶到现场指导,抵达时,已是第二天凌晨。

 

赵春蕾说,王朝阳是她“办案遇到困难时第一时间就会想到的人”。每次打电话,她都习惯准备个笔记本在手边,边说边记,“他特别睿智随和,简直是有求必应。”赵春蕾提到,有一次她在朋友圈转发了个外省公益诉讼典型案例的新闻,没想到王朝阳主动找到判决书,发给了她,“让我既感意外又觉惊喜。”

 

20199月,一则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通报的“湖北省宜昌市长江码头船舶污染治理”案件线索被最高检逐级交办至宜昌市葛洲坝检察院。

 

长江三峡河段每年约有5万艘次船舶、50万人次船员、200万人次游客待闸、作业或渡运,由此产生的生活污水、垃圾、油污等,给长江水环境保护带来风险挑战。

 

这让王朝阳揪心和焦急。但码头船舶污染却是一个全新的办案领域,没有现成经验可以借鉴。面对困难,他第一时间赶到了基层院,和同事们一道到宜昌长江码头实地勘察,走访相关单位。

 

1万余字案件报告很快出炉,究其原因:有的船舶污水处理装置没有运行,存在违法排污现象;船舶污染物交付上岸时,收集、转运过程监管有“死角”。

 

前脚问题找准,在得到上级领导的支持后,王朝阳立刻要求宜昌公益诉讼专案组以案件化的标准开展线索调查核实。个别部门刚开始不配合,甚至有些抵触,然而宜昌市委市政府态度鲜明,要求各部门配合支持检察公益诉讼工作。同年11月,宜昌市检察院牵头召开磋商会,推动该市船舶污染防治专项指挥部开展“码头启动运营、转运船大检查、船舶污染物排放大检查”三大行动,专案组全程参与监督。

 

很快,宜昌船舶污染物协同治理系统——“净小宜”小程序上线,船舶污染物交付实现网上点单、无接触交付;政府出资2550万元,对5个船舶污染物接收转运专用码头进行整改,实现船舶污染物闭环监管……

 

在王朝阳指导下,该案被宜昌市检察院、葛洲坝检察院办成了检察机关服务保障长江经济带发展典型案例,结合办案形成的《长江流域船舶污染防治中存在的问题及建议》,经最高检报送长江办综合协调组参阅。公益诉讼治理后的长江三峡,只见一江碧水、两岸青山,一艘艘游船,在青山碧水间穿行。

 

“不光是这一个典型案例,我们黄石近年来的3个典型案例,都是朝阳手把手带着我们办案,一个字一个字带着我们总结、培育出来的。”秦国文说。

 

保护公共利益

他是“拼命三郎”

 

202010月中旬,因心脏不适,王朝阳被医生要求住院观察、全面检查。经过两周留观,他就要求出院。

 

好友谭铁军给他打电话:“既来之,则安之。不要急着出院,应该按照医生的意见继续观察、全面检查。”

 

“不,我要出院。手头还有两个案子,是我自己在办。各地立办案件送审、公益诉讼宣传口径审核等,每天都在打电话、发微信,没有消停过,吵得病友都休息不好。还不如回来上班,一门心思搞事情,还安逸些。”他说得很慢,但却异常坚决。

 

出院以后,王朝阳没有请一天假,就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谁都没有想到,他的生命已经开始了倒计时。

 

202011月,他先后到省高级法院沟通协作机制,到武汉市武昌区某街道指导武昌区院干警办案,撰写长江生态环境保护检察工作经验材料、湖北检察机关贯彻“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论的经验材料,去某部队办理一起涉军公益诉讼案件,陪同最高检、欧洲环保协会去荆州和宜昌开展“长江大保护、生物多样性”专题调研;12月,他远赴位于湖北边陲的竹溪县、竹山县、房县指导观摩庭审,去随州指导办案,去浙江湖州参加最高检第三届服务保障长江经济带发展检察论坛,参加司法为民“八件实事”新闻发布会并撰写典型案例和新闻发布稿,到黄石法院沟通一起案件的法律适用问题,到八部一名干警的母校法学院为该干警过政治生日……

 

直到去世的前一天,元旦假期里,他还在和荆门市检察院联系,约好节后去荆门实地调研;在微信群里和大家讨论,拓展公益诉讼线索来源……

 

“不怕困难,不怕牺牲,对工作的那种发自肺腑的热爱……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本色一点没变。”湖北省检察院原二级高级检察官周清华已退休在家,她是王朝阳工作的第一站——湖北省检察院检察学校的老领导、老同事,见证了王朝阳从一个初出“象牙塔”的“阳光男孩”到业务骨干、中流砥柱的成长过程。王朝阳去世后,她专门写了一篇4000多字的悼念长文,催人泪下。

 

文章里,周清华忆起一件往事:有一年,最高检发起全国检察培训系统西部支教的号召,王朝阳第一个报了名,地点西藏,最艰苦的地方。后来,体检时发现眼压高,才改去了甘肃。

 

“他太拼了,平常跟他谈话,无论是哪个主题,最终他总会绕到工作上来……他总觉得时间不够用。”湖北省检察院第八检察部四级调研员吕彬峰说道。

 

吕彬峰回忆,王朝阳曾告诉他,工作之余最爱做的事情就是一早一晚到居住的沙湖附近溜达,“溜达的目的就是为了摸排公益诉讼线索。”“早晨就和晨跑的人聊天,晚上就陪跳广场舞的老爹爹老婆婆‘唠嗑儿’”,“王主任对我说,因为他们对沙湖最熟悉,知道哪里有排污口,知道哪里又在偷偷排放污水。”

 

赵春蕾告诉记者,20181120日,她陪同王朝阳到武汉几个案件现场调查走访整改前情况。“一天时间,走访了3个现场,从东西湖的白鹤嘴水厂,到汉阳六湖连通渠,到青山武惠堤,一天车行150多公里,人下了车还要步行到江边、渠边,中午都不休息。”

 

除了夜以继日地办案,他还及时总结办案经验,推动形成保护公益的制度性、规范性文件和可复制、可借鉴的湖北经验。

 

2019726日,湖北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通过《精品伊甸乐园2023人口直达加强检察公益诉讼工作的决定》。这是继20185月湖北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联合发文支持检察公益诉讼后,该省人大常委会通过的专门加强检察公益诉讼工作的规范性文件。

 

这背后凝聚了王朝阳大量的心血。“我印象中,那段时间里,王主任连续一个星期都在省人大上班,反复沟通,字斟句酌。”刘洋告诉记者。

 

“我们黄石有一处山脚,过去只能用‘脏、乱、差’来形容;后来,朝阳带着我们一起办案,督促有关部门积极整改;现在,这里已经成了网红打卡地……他还和我约好了待春暖花开时去那里开展‘回头看’。”秦国文至今都不愿相信王朝阳的离去,电话里,年近六旬的他几度哽咽。

 

在王朝阳的推动下,湖北省检察院与省法院签署了《精品伊甸乐园2023人口直达加强协调联动推进检察公益诉讼的会议纪要》(下称《纪要》),在优化管辖模式、明确案由范围、提升办理质效、规范办理程序等方面达成了系列共识。

 

《纪要》规定,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审理过程中,被告人主动缴纳赔偿费用或修复受损生态环境而使人民检察院诉讼请求全部实现,人民检察院撤回起诉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近年来,湖北检察公益诉讼已推动补植复绿1.27万亩,一大批被破坏的山体、林地得到有效修复。

“对于他的离去我很悲痛,这是很难弥补的遗憾,是一个重大损失。”得力助手的离去,让分管公益诉讼工作的湖北省检察院党组成员、副检察长金鑫痛心不已。“‘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正是有了一个又一个像朝阳这样的‘公益卫士’,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才会在荆楚大地落地生根,开花结果,让人民群众有了更多生态环境治理的获得感。”

 

斯人已逝,风范长存。荆楚大地的绿水青山,永远不会忘记那轮朝阳……

 

转自:人民日报客户端湖北频道

https://wap.peopleapp.com/article/6157809/6062591